过年的味道
2009-02-18 15:25:09   作者:佚名   来源:闽西日报   评论:0 点击:

年味,有母亲的地方就有家,有母亲的地方就有春节!

 正月初二是约定俗成的回娘家的日子,记得母亲还在世时,初二一大早就打电话来催,我总是迫不及待地催着先生赶紧出发。我们要到超市挑选大礼包,还要准备二个大红包给二老,再把孩子打扮利索一点,教他说几句拜年的话。一踏进家门,看到早被母亲打扫得干干净净的房子,早准备好的热气腾腾的饭菜,母亲站在开满鞭炮花的院子里,伸开手臂将孩子揽进怀里,笑成一朵花。
 

 但是从前年开始,我们再也等不到母亲在院子里迎接我们了!自从母亲去世之后,家的感觉就热来热淡了!
 
 记得懂事起,每年春节都要回到离市区20公里的乡下老家过,因为家里有年迈的爷爷奶奶,因为放鞭炮,领红包,吃鸡腿,穿新衣服,和表姐堂弟妹欢聚、、、、、、让我们如此热切地盼望着过年。二十多年前的20公里,是过年回家的一道巨大屏障!当年,公共汽车一天只有二班,一到年关就挤得不成样子,因此每年都是骑自行车回家的。叔叔在腊月廿九的下午骑自行车进城,和我们一起过小年,第二天接我们回家去。这样的惯例一直保持了二十多年,叔叔载着我和妈妈,爸爸载上棉被和各样年货(弟弟早半个月就被奶奶接回去了),要经过五个村子,翻越四坐山。记得有一年,自行车坏在半路,妈妈带着我从山上的小路步行回家,累哭了,实在走不动了。突然妈妈指着路上说:“你看,红包!”我连忙捡起来,一看果真里面有钱,高兴极了,妈妈说;“前面保证还有,你坚持往前走。”为了多捡几个红包,我也不觉得累了,果真走一段就能捡到一个小红包,它们像一支支小火炬点亮着我回家的路,现在想起来,一定是妈妈偷使的办法、、、、、

    渐渐长大了,奶奶爷爷也陆续去世,没有爷爷奶奶的老家,已经对我们形不成责任和吸引,我们再也没有回老家过年了。很快,我出嫁了,过年要随着夫君一起回他的老家去,虽然不远,妈妈却万分舍不得,含着眼泪说:“好不容易养大的闺女,怎么被别人带走了?”爸爸笑着安慰他:“天天和你在一起,不差过年这几天的,再说,别人也有父母,他的父母也在等着孩子回家呢。”她委屈地说;“不就图这几天热闹吗,生女儿真没用。”我沉浸在新婚的甜蜜中,最见不得母亲的哭哭啼啼,匆匆和她告别之后兴冲冲地飞到婆家去了。这一去,才发现,听不懂他们的语言,吃不惯他们的饭菜,置身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,周围没有自已的亲人朋友同学,感到特别恐慌,终于熬到回娘家的时候了,迫不及待地飞回去,妈妈早就置一桌热气腾腾的饭菜翘首以待了。这时候的春节,不再盼着鞭炮红包新衣服了,就是盼着是能早一天回到期妈妈身边。
 
 我急着想回娘家,而先生的哥哥,都紧赶慢赶,开一整天的汽车从广州赶回来过年,不正是家里还有老母亲吗?而先生一回到老家,就好像变了个人,在母亲面前能说会道,勤快能干,每天面带笑容。我经常问他:“为什么你回家那么开心?”他说:“不知道啊,一回家就感觉很轻松很自在,怎么干活都不觉得累。”我明白了,为什么我会感觉过年没有味道。为什么先生比我更喜欢过年,是因为他家里有妈妈!他的妈妈,我的婆婆,总是早早地将房间打扫干净,将被褥晒得暖洋洋的,早早地卤好鸡爪,做好腊肉、年糕,等我们回家。更重要的是,母亲的的等待和期盼,母亲营造一个暖洋洋的家,让我们归心似箭!

    有母亲的地方就有家,有母亲的地方就有春节!


 

分享到: 收藏

相关热词搜索:过年 味道

上一篇:客家人元宵节民俗
下一篇:纯朴古老的立春春牛习俗

X关闭
X关闭